电脑高手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363|回复: 0

喜欢The Matrix的进来看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3-8-23 12:3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Matrix的世界】

这是平静的一天,一切如往日一样正常、枯燥,托马斯·A·安德森睡眼惺忪地在办公室里打着盹。今天早上他又迟到了,而且刚刚被顶头上司在那间品味俗得流油的部门经理办公室里训斥了一番:什么这里是一间正规化的大企业啦,什么如果自己再蓄意挑战制度就不用来上班啦……都是老调重谈,一点新意都没有。不过自己最近迟到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再不注意的话可能真的得圈铺盖走人了——倒不是说自己会饿死,只是对于拥有双重身份的自己而言,“大树底下好乘凉”这句话好歹还是有点用的。

安德森先生白天是这家世界知名的庞大电脑公司下属的一个小职员,他业绩平平,精神萎靡,不修边幅,不能很好地和周围的环境融合。虽然会令自己的manager头疼,但对于整个company来说却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小人物。但是,就像前面说的,“双重身份”。每天8小时工作时间之外,汲汲无名的安德森先生就摇身一变,把内裤套在秋裤外面,床单塞在秋衣领子里,梳起娘娘腔的发型,满世界乱飞……对不起,安德森先生不是疯子,他只是个靠制造点小软件赚外块的黑客。没错,黑客——而且黑客尼奥的大名在圈子里面也是响当当的金字招牌。在这个世界里,尼奥是传说中的大侠,是大盗们敬重的对手,是小贼们的救世主。不同于安德森,尼奥是站在金字塔顶上的人,当然,萎靡依旧,邋遢依旧。

不过最近安德森先生的精神状态也越来越紧张,几乎整天都处在半梦半醒间。长久以来,他都有一种模模糊糊的感觉,这种感觉困惑了他很久。这感觉有点像是疑问,又觉得没有答案,有点像是神经质,但又显得很真实——为什么总觉得自己和周围的世界不是很合得来?为什么感觉自己睡着了比清醒的时候感觉更真实?为什么总会有一种在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为什么总有人对自己说出那个词?为什么自己会对那个词这么在意?MATRIX……是什么?随着困惑的深入和这种感觉的日渐鲜明,周围发生的怪事也越来越多。网上的消息一眨眼就会变成现实,有人给自己送来一个手机指挥自己爬大楼,几个黑衣人在自己肚子里放虫子……当所有自己以为仅仅是恶梦的怪事都成真时,自己也就没什么选择了!跟着眼前几个除了“酷”什么词都无法形容的小白兔进入兔子洞,迷惑的爱丽丝选择了了解真相的残酷之路——

原来自己,只是个梦中人……


【缘起】

1999年,传说中世界的最后一年。有人说灾难无可避免,有人说世界无可救药,还有人说,只要你找到真相,就会得到救赎。同年,电影《黑客帝国(Matrix)》上映,尼奥发现了世界的真相,成为传说中的救世主。无数人也在同时发现了自己可以从末世情结中转移视线一心追随的东西,一种充满宗教色彩的娱乐(或者说是充满娱乐色彩的宗教————Matrix。Matrix是一股真正席卷大地的风暴,除了给我们带来了所谓的“虚无主义”“网络意识”和“存在概念”这些抽象的新概念哲学之外,最重要的,是第一次做到了完美无缺的融合:好莱坞电影+日本动漫+电子游戏+《苏菲的世界》=Matrix——这就是我们得到的答案,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答案。(不要告诉我你们没看过《苏菲的世界》,这样一本深入浅出的哲学普及读物应该是每个家庭的传家之宝)

Matrix的导演,拉利和安迪·沃卓斯基兄弟是好莱坞年轻一代的性格派导演,他们曾经执导过的影片都以超出一般美国观众常规思维意识的思想内涵以及令人目瞪口呆的出色镜头语言为影迷所称道。但是,Matrix这部电影和以往所有好莱坞电影的区别就是——这部电影非常香港化、日本化、游戏化、动画化。沃卓斯基兄弟从最初接受采访时就反复通过各种媒体向各种观众、读者宣讲那一套他们自己信奉的宗教。以至于当我们看完他们的采访片断后,往往记住的不是Matrix好不好看,而是日本动画有多好看,吴雨森的电影有多好看……他们会如数家珍地面对镜头大讲《AKIRA》和《攻克机动队》世界观的区别,会拿出《兽兵卫忍风帖》来解析现在好莱坞电影暴力场面的空虚感,甚至会讪笑着纠正记者关于日本动画的低级错误——比如“不不,那不叫卡通(cartoon),那叫动画(anime)。”

就是在这两个自诩为日本动漫迷的美国佬的带领下,我们看到了一部拥有押井守的思想、大友克洋的气势、川尻善昭的节奏、吴雨森的场面、电子游戏的共鸣……的杂烩电影。以前也有过类似的电影,但那些电影都仅仅做到了学习,而没有能力消化。Matrix的优点就在于比大友克洋更有条理性,比押井守更有娱乐性,比川尻善昭更文雅,比吴宇森更浪费,比任何已知的游戏都还要过瘾!(甚至连基于Matrix本身开发的游戏都难以表现电影中那种酷到家爽到死的游戏性)这太伟大了,任何一个动漫、游戏发烧友看完Matrix都会发现自己的眼睛湿漉漉的——有什么事情能比在大洋彼岸找到一个理解自己并且付诸行动的人更令人感动呢?于是我们疯狂关注基奴·里维斯的一切烂片并沾沾自喜地将他1/8的中国血统夸大到好像是800%;于是我们在看到《魔戒》电影中埃尔隆德大君登场时习惯性地用澳大利亚口音脱口而出“Mr. Anderson”;于是我们开始在夏天寻找不带镜腿小墨镜(哪怕中国人先天长着毁灭性的塌鼻梁),在冬天寻找拖到地的皮风衣(哪怕穿风衣骑自行车已经成为所有动漫影视作品中常见的笑料),在地下黑市向一脸横肉的小老板询问“我要枪,许多许多枪”(哪怕被一把简易弹簧玩具坑掉100块钱然后被警察叔叔没收顺带羁押15天);于是我们中最有钱的人开始使用诺基亚弹盖手机,我们对美国股民幸灾乐祸,因为诺基亚美国公司在网站上发布公告:片中使用的手机型号是专供亚洲市场的诺基亚8110,这个型号不适用于美国的GSM网,希望影迷不要再打来订购电话……天啊!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已经被彻底征服了!

Matrix一出,在全世界观众全员折服的情况下,无数电影制作人(包括所有香港电影导演和日本动画导演)也被这部无与伦比的奇特电影所震撼。从来没有人这样拍过电影:弄几个性格派酷哥辣妹,拿起许多许多枪,和几个比他们自己还酷的反派打几场炫得不得了的群架,在他们身后摆几个CYBERPUNK的背景,弄一些仿佛从蒸汽时代拣回来的超科技设备,然后……然后完了……影片的所有要素几乎都不应该同时出现,但偏偏就都同时出现了,而且还几乎不加任何修饰和润色,只是单纯强横地堆砌在观众面前。唯一能将它们联系起来的就是角色们麻木的大脸上像岩石一样吝啬的嘴里偶尔蹦出来的几个和背景、情节几乎一点关系都没有的神秘主义哲学单词,或者一些像崂山道士一般云山雾绕的双关语……一切符合“烂片”定义的东西都集齐了,然后我们说:真牛!在这种情况下,对“观众纯属有病”这种正常化结论最好的反驳就是——导演是天才!

有人说过:一个作品被恶搞的次数越多,就说明它越有名。一时间几乎所有的喜剧电影中都出现了针对Matrix的恶搞,子弹时间、盘子时间、足球时间、牛奶时间……而无数类似题材、类似形式、类似造型的动漫、影视、游戏作品甚至照相机广告都曾出不穷。在《MGS2》中,我们能够清晰地看见和SNAKE擦头而过的子弹的螺旋轨迹;在《Dead to Rights》中,我们只要按住△键就可以轻易地体会到子弹时间的时差效果;在《魔剑美神》最新的剧场版里,连章鱼和高里的对打中都出现了“飞章鱼时间”……这些模仿者的借鉴让“龌龊司机”兄弟大为光火,他们认为既然自己可以做到“融会贯通、推陈出新”,那别人也应该可以做到,而不应该仅仅停留在模仿阶段。他们能够承认的也只有押井守的《AVALON》。

自从《苏菲的世界》一书出版后,流行文学界就多出了一种可供选择的题材——哲学童话。《苏菲的世界》讲述的是一个叫苏菲的小姑娘不停地从一个神父那里得到古往今来的所有哲学理论,当然是用儿童能够理解的通俗方式。慢慢地,苏菲和神父惊讶地发现,原来他们仅仅是一个上校写给自己女儿的一本哲学通论中的故事人物!他们仅仅生活在这份叫作《苏菲的世界》的手稿中,他们是虚拟出来的角色。在全书的最后,苏菲和神父离开了手稿,开始了在真实世界的生活。(没看过书的人不要怪我直接把结局说出来了,这是对你们的小小惩罚)而电影界最为我国观众所熟悉的此类题材作品正是《Matrix》和《AVALON》。虽然押井守的《AVALON》从表现形式上、思想境界上、故事情节上都差不多是Matrix的翻版。但正是他在《攻克机动队》剧场版中的深邃内涵为沃卓斯基兄弟提供了灵感,而且他在《AVALON》中运用的手法确实是Matrix之后所有同类电影中的佼佼者。我们可以认为这个被徒弟小小教育了一番的师傅是靠自己的灵感构思出了《AVALON》的故事和拍摄方法,但是遗憾的是他比“龌龊司机”兄弟晚了一步,而且一如既往地,他的电影总是沉闷到能让人在喧闹的电影院里哄周公打盹……《Matrix》中描述的是在虚拟的梦境中被唤醒的爱丽丝,《AVALON》则描写了前往传说中的仙灵岛唤醒迷途的亚瑟王的战士。《AVALON》和《Matrix》互为表里,从两个方向探讨了同一个问题。如果梦境比现实还要清晰,那么还有没有必要非得醒来呢?在Matrix和Avalon中都出现了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就是如何鉴别这个世界的真假——两部电影都使用了相当暴力的手段。摩斐斯告诉尼奥,你想要了解真相就必须摒弃一切;梅西告诉阿什,咱们开枪杀死对方,当有一方死了而尸体没有像在其他游戏中那样消失,存活下来的人就会明白这是个真实的世界。尼奥像苏菲一样,走出了梦境,回到了残酷的现实;梅西却在至死不渝的坚定信念下死去,然后消失,留下阿什一人徘徊在虚拟现实的AVALON。这种思想很新潮,也很残酷——因为这类电影只是给了各种宣扬末世论和否定现实的新兴宗教一个华丽的外包装,骨子里的东西一模一样。

But,who cares?
At least,none of us.

我们才不管这些,我们是影迷,影迷有自己该做的事情。老一辈美国人有他们的《星球大战》三部曲,如今就让我们缔造自己的《黑客帝国》三部曲吧!就在一层一层的期待中,我们度过了漫长的4年——2003年,《黑客帝国2·重置(Matrix 2-Reloaded)》上映!我们以一种无比雀跃的朝拜心情和自我审视的批判态度强烈关注了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因为据说引进版要由著名的金庸杀手李X鹏担纲,所以我们开始利用引进前有限的时间贪婪地一遍一遍体会着“枪版”的震撼。但是在这里我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问题——这样一部娱乐至上的好莱坞商业电影……为什么……我们有点……看不懂了?我们不是说那匪夷所思的情节和最后长达30分钟的高水平(英语水平6级以上,计算机水平3级以上)对话,这些地方不会让我们不爽,而只会让我们感叹膜拜。我们说的是一些让我们觉得好像编剧已经告诉了某些人,却没有告诉我们的东西,这一连串的为什么让我们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为什么电影中会有许多不认识的角色出现?为什么许多事情的前因后果都没有交代清楚?以前机器和人类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电脑特工的任务是什么?所有觉醒者都是被叫醒的么?Matrix里面到底有多少莫名其妙的存在?Matrix存在么……

没错,就是这些问题,编剧确实告诉了某些人,以某些形式。《黑客帝国2》和《机动战舰NADESICO》一样,想看懂剧场版就得去完“空白的三年”。这是一个庞大的计划,并不只有电影这一种单一的媒体。同期推出的还有前传外传性质的DVD OVA《黑客帝国动画版》,以及作为动画和电影之间连接桥梁的PS2游戏版。如果没有接触过系列的其他作品而单独看任何一个版本,都会觉得十分茫然,只有完整地把电影版1+动画版+游戏版+电影版2完整地“学习”一遍,才能真正理解这部伟大作品中伟大内涵的伟大之处(……)。如果你觉得《黑客帝国动画版》有点摸不着头脑,如果你在《黑客帝国游戏版》中被情节卡了壳,如果你想好好欣赏《黑客帝国电影版》,那么,你必须了解Matrix的世界,必须!


【玩转MATRIX的5大关键词】

MATRIX
表面上看就是我们现在生活的现实世界,实际上是由电脑虚拟的梦境。目的在于将世界上残存的人类控制在梦境中,为失去太阳能的机器提供足够的能源。觉醒的黑客们通过网络将自己的意志交给Matrix,借机从内部破坏系统的平衡性。至于为什么

锡安
人类最后的领地,在接近地心的地方。幸存的人类聚集在那里生息繁衍,用微不足道的力量来抵抗机器。觉醒的黑客们聚集在那里生息繁衍,但从电影2中来看也是电脑虚拟出来的程序,用来收纳怀疑Matrix存在的特质体。

虚拟训练
由觉醒的黑客们基于Matrix的特点自行开发的训练系统,黑客们在这里训练自己对抗Matrix意志控制力的能力。在虚拟程序里,你可以成为你想成为的样子,你可以拥有你想拥有的东西,为所欲为就是虚拟训练的核心精神,华丽的虚拟训练也是最吸引观众的场面。

子弹时间
Matrix电影中首创的拍摄方式,用全景摄影的方式拍摄一个高速画面制造出的震撼效果。其效果远远超过以往任何一种常规摄影手段,如今已被泛滥模仿。单从影片中的理论来讲,其原理应该等同于《真·三国无双2》中发动“无双”攻击前画面的不停旋转——当系统内部进行一项非常规运算时(比如崔妮蒂的踢腿,比如史密斯特工和尼奥顶着对方脑袋对射互相躲子弹),由于数据量的庞大使得反应速度变得迟缓(比如CS中常说的Lag)或不得已反复播放(笔者曾亲眼见过因为PS2光头质量问题而导致放“无双”前画面转了好几十圈的惨状)。

涟漪
与子弹时间类似的理论,当Matrix中的规则被强行改变时,对彼此之间的影响是由一个点逐渐扩散开的。最鲜明的例子就是电影1中直升飞机撞上大楼后的涟漪效果,以及电影2里尼奥“起飞”前的涟漪效果。因为表达困难,所以目前还没有人轻易模仿。


【Matrix英雄志】

尼奥
原名托马斯·A·安德森,白天是电脑公司的工程师,晚上则是化名为尼奥的黑客。他在另外几名黑客的引导下发现原来这个世界竟然是由巨大的电脑虚拟出来的梦境,而真实的世界已经是一片末世战争后的荒漠。他在现实世界和Matrix世界穿梭的过程中发现了自身所蕴藏的力量,成为人类挣脱Matrix束缚的希望——救世主。演员基奴·里维斯是年轻人非常熟悉的“小生”,不过此前他在电影《惊情四百年》和《生死时速》里面都更像是一个给女主角和反角烘托气氛的男性花瓶,知道本片他才确定了自己的戏路——“一个在外皮上刻满了哲学短句和问号的超级大花瓶”……

摩斐斯
尼布加尼撒号的舰长,被第一代救世主从Matrix中唤醒的人类,毕生的心愿就是发掘和唤醒下一个救世主。对尼奥和船员们是导师和慈父一般的存在,精神力量强大,甚至在电脑特工的精神攻击下都不妥协。演员?????甚至在接受采访时都不忘提醒记者“这次的感受和我当年参与《现代启示录》时……”《现代启示录》中有一句关于他的台词现在看来显得非常讽刺——“那个瘦得像根筷子的黑人小鬼是机枪手”……岁月真是摧残人啊……

崔妮蒂
尼奥的女朋友,有名的黑客。她被摩斐斯唤醒后一直担任寻找救世主的先锋联络员,尼奥就是在她的带领下找到摩斐斯的。凯利·安妮·摩丝并不漂亮,演技也平平,之前她一直在一些像《温柔杀戮》这样的二线电影中露面,直到本片之后她才能够出现在一些热门电影中,比如《失忆碎片》。

塞佛
尼布加尼撒的解码操作员,负责监视Matrix的一举一动。因为被摩斐斯唤醒后承受不了现实的残酷而叛变,决定洗去自己的记忆回到Matrix世界继续沉睡。他的叛变直接促成了变节判断虚拟程序的开发。这个面容可爱的光头我们非常熟悉,因为他曾经参与过的《小鬼当街》……

扎底厄斯
欧西里斯号的舰长,发现机器大军攻打锡安的情报,不惜牺牲欧西里斯号终于将情报传回锡安。因为他是虚拟角色,我们有理由认为他是取材与《最终幻想·内在精神》的某个模型。

奈奥比
洛格斯号的舰长,是摩斐斯和扎底厄斯的朋友,之前曾和摩斐斯交往过,现在好像和洛克司令关系暧昧。是她最先发现了扎底厄斯的情报并通知锡安,发生在她身边的故事收录在游戏版中,完全和电影2平行。值得注意的是,这位女演员姓“史密斯”,威尔·史密斯的史密斯。她正是威尔老弟的老婆杰克·平克特·史密斯。

孩子
被尼奥发掘的一个新人,从电影版2的镜头中来看应该觉醒不久。孩子是历史上第一个自我挣脱成功的例子,他独特的体质和意志力在电影版第三集里应该会有所发展。他像基奴和凯利一样,曾经在动画版《孩子的故事》中给自己配音。

先知
能够预言未来的老太太,其实是由Matrix主程序衍生出来的第一个自主程序。喜欢告诉人们选择的结果,通过观察事物的发展获得乐趣。按照她的说法,Matrix世界中一切不合常规的现象都是他们这些自主程序的表现。老太太格罗莉亚·福斯特在拍完《重置》之后就去世了,想必沃卓斯基兄弟和我们一样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都傻眼了……这可怎么办?

建筑师
Matrix的主程序,建设了Matrix和锡安,以及一切自主程序和特工。喜欢将二选一的选择权交给人类,通过学习选择结果来学习人类,并通过对两种结果的全盘控制自我升级。这个演员……为什么我总是会想起《大腕》?

特工
Matrix衍生出来的“打手”,专门负责清理程序BUG。一般三人一组行动,并且能够被Matrix强行分配到任何个体上去(就是俗称的俯身),可以认为是防火墙的更自由的变种。据说身为《黑客帝国》超级影迷的威尔·史密斯曾多次托老婆向沃卓斯基兄弟求情,看能不能在续集中给他在特工中安排个角,毕竟他对穿黑衣戴墨镜这档子事儿还是有经验的。无奈导演就是不答应,也对,毕竟特工都是酷到家的角色,要是让观众猛然看见威尔·史密斯登场,估计MATRIX就得改变戏路了……另外,基于沃卓斯基兄弟的构思,特工是Matrix系统基于人种理论所表现出来的最完美的人类男性——亚利安人,所以绝对不可能是黑人(也不可能是麦克尔·杰克逊)。

史密斯
一组三位一体特工的首领,在电影1中被尼奥毁灭。但由于被尼奥所感染,不能正常灭亡,而进化成既不需要耳机也不服从于Matrix的病毒状态(能通过接触对方实现自我复制)。作为目的驱使的单元体,史密斯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消灭尼奥。可能是因为被尼奥的the one能力感染,他获得了一项新的能力。这个雨果·维文大家这两年再熟悉不过了,在《黑客帝国》中和《魔戒》中各自扮演了一个代表绝对权威力量的优雅高手,特工史密斯和精灵王埃尔隆德,好酷啊……

贝恩
电影版2和3中的关键角色,他和他的小队把扎底厄斯的信息带回锡安,但在接电话之前被史密斯感染复制,造成史密斯的意识控制了他的肉体。他在锡安曾经试图杀死尼奥,在电影2的末尾通过意识和尼奥连线……

双胞胎
电影2中登场的双胞胎有一股绝对属于美型恶役的邪恶优雅气质,他们衣着考究,动作飘逸,还会化雾漂移……(除了七龙珠,这回连恶魔城都来了)扮演这一对偶像人物的是英国空手道黑带阿德云和尼尔·雷蒙特兄弟。兄弟从小看香港功夫片长大,16岁起习武,除空手道外还是健美爱好者……美型恶役啊!拿剧照,当桌面!

亚裔
购斯特(鬼魂)和塞拉弗(天使),一个是奈奥比的战斗伙伴,一个是先知的保镖,一个是人类,一个是程序。和钥匙匠一样,两者都是亚裔演员,后者更是和李连杰在《中南海保镖》、《父子武状元》中大演对手戏。


欢迎进入锡安档案馆,您现在调取的是第六季末世录,最终章,《救世主》——

首先要讲的是动画版——因为动画版的故事发生在游戏版之前。热爱日本动漫的沃卓斯基兄弟在拍完第一集之后就开始着手准备让自己梦寐以求的日本动画大师来给自己做几个动画片,于是就有了这7个导演8个故事9个短片的动画版。这套动画短片一方面是为了满足沃卓斯基兄弟自己对日本动画的兴趣,一方面也是对整个Matrix世界的补完。8个故事分别阐述了Matrix世界中的8种观念,让人从8个角度里里外外地将Matrix的世界观(或者叫作“Matrix文化”)审视一遍。这套动画短篇已经可以在市面上买到DVD,有兴趣的人可以自己去买来看一看,里面绝对都是世界最高水平的动画。


【历史】
摩斐斯曾经在电影版第一集中向尼奥说明过真实世界的真相,虽然随着电影第二集的结束我们已经无法弄清真实世界是否真实存在了,但是我们还是有必要详细地让大家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成因。

创世之初,人性本善。上帝按自己的样子造了人,于是人按照自己的样子造了机器。但好景不长,人类堕落的天性使他们的精神在物质享乐面前腐朽。人类已经习惯成为高高在上的统治者,而机器也顺理成章地承受着自己“工具”的命运。科技越来越先进,机器越来越先进。真正意义上的AI诞生了,矛盾的种子也在同时埋下,等待破土发芽的一天。

随着压迫的不断升级,第一次反抗出现了。一个编号为B1-66ER的人形机器,为了从主人疯狂的乐趣中自我保护而采取了自卫。脆弱的主人在机器的反抗下不堪一击,B1-66ER杀死了主人,原因只是“不想死”。惊惧的人类判决B1-66ER死刑,因为人类认定机器仅仅是工具,并不具备人权,机器在受到来自人类的破坏时只能接受。B1-66ER的自主意识被认定为产品质量问题,人类销毁了所有和它同型号的机器。残酷的意识形态差异使得冲突得以升级,机器和它们的人类支持者天真地站出来抗议,结果只是受到更加残酷的镇压。在一面倒的压迫中,残余的智能机器逃到了人类文明的发源地——耶路撒冷,在人类灵魂的圣地建立了第一个人工智能国家“0-1”。人工智能的优越性在0-1建国后迅速体现,人类世界再次面临机器的威胁——以“和平演变”的手段。

面对0-1国的友好使节,恼羞成怒的人类,不甘心忍受由造物主变成平等对手的变化。他们模仿自己的神,对人工智能作出了最后的选择。人类与人工智能最终的战争终于爆发了。

人类用大脑中最极限的恐怖方式将0-1笼罩在核能的烈焰中,但从B1-66ER开始就已经证明了,机器显然没有它们的人类主人那么脆弱。机器组建了自己的军队,开始对人类国家反击,并将人类逼到了疯狂的悬崖边缘。在存亡面前,人类选择了疯狂,一个叫作“黑幕风暴”的作战开始了。天空中的轰炸机投放出一枚枚喷吐着黑烟的炸弹,将蔚蓝的地球涂抹成一片漆黑。人类遮蔽掉神赐的天空,为了断绝AI所需的太阳能,然后展开最后一次孤注一掷的反扑。

人类失败,机器也没有获胜。在黑暗中,穷途末路的机器获得了更加强大的繁殖力和进化力。AI从人类身上发现了永不枯竭的生物电能的奥妙,人类成为机器赖以生存的电池。机器为了让人类能够安心且稳定,于是创造了一个能让所有人都共眠其间的庞大梦境——Matrix。愿上帝保佑人和机器的罪,因为人与机器再一次共生的长眠开始了……史称“第二次复兴”。


《第二次复兴》是8个故事中最长的一个,占用了两个短片的容量。由沃卓斯基兄弟亲手编写剧本,讲述了人类与机器的恩恩怨怨,也解释了电影2中那句“机器需要我们,我们也需要机器”的话。执导该片的是日本动画界的新锐,曾经执导过《青之6号》的前田真宏。他用华丽如《大都会》的画面和极强的节奏感把Matrix世界的入口鲜活地摆在大家面前,用一种悲天悯人的气质把人与机器对抗这个波澜壮阔的史诗娓娓道来。片中那句“愿上帝宽恕人与机器的罪”令无论看过还是没看过第一集的观众都心潮澎湃。这也是摩斐斯告诉尼奥的第一个“真相”,几乎每个刚刚觉醒的人都被这个残酷的真相折磨得身心俱疲。尼奥被折磨得昏死过去,醒来后他问摩斐斯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回不去了,对么?”

Matrix所塑造的世界,是一个让人信以为真的世界,这个世界越真实,沉睡其间的人类意识就越安稳。但是Matrix是一个庞大的程序,难免不会出错产生漏洞,而这些漏洞就会唤起人们的怀疑意识,也许就会一举破坏Matrix的稳定。所以Matrix中一旦产生错误,就必须派出特工去清除掉!

【怀疑】
某个炎热的夏日,在日本某都市的街头巷尾,一个少女正在寻找没有回来吃饭的小猫。几个自称见过小猫的孩子带她进入了一间闹鬼的大屋。在这间大屋里,正在发生着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东西正在不停地消失和出现,光和影的位置也混乱了,重力没有了,时间没有了,甚至连速度的概念都没有了。孩子们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是醉心于这个神奇的世界玩耍着。少女无意中打开了一扇门,门里面什么都没有,是彻底的“无”。虚空中传出许多刺耳的声音,竟然是自己几个小时前说过的话!这时,一辆巨大的卡车撞破院墙冲进来,一个戴着墨镜的黑衣人指挥一群防化兵将现场清理干净。几天之后,这里的大屋已经不见,变成了秩序井然的工地,而这里的灵异事件也再也不会发生了。街道又恢复到往日的枯燥和平静,街道一瞬间变成绿色的多边形,绿色的背景上显示出一行字:地址嵌入错误,已修复。


《延续》是8个短片里制作时间最长的一个,脚本和导演都是森本晃司——动画迷对他的《MEMORIES~她的思念》一定不陌生。森本晃司在日本动画界一直以写实派风格著称,他的作品中往往都充斥着大量复杂繁琐的背景,用以制造现实感。这个短片正是要在这样一种现实感中去正面描写生活在Matrix世界里的一般人的生活方式,以及他们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对Matrix虚拟现实世界的怀疑。Matrix并不完美,因此才显得真实,但也因此衍生出了许多独立于系统之外的“自主程序”:像第一集电影里的“先知”,第二集电影里的“钥匙匠”,还有游戏里的“乞丐”。就像“先知”在电影第二集里说的,在Matrix的世界里,所有“不可思议”的现象都是程序BUG(漏洞),而这些自主程序可以被归类成BUG,BUG的出现会让人类意识产生怀疑,而怀疑正是Matrix世界最危险的不稳定因素,所以Matrix才会派出那些“黑衣短打,戴着黑墨镜,一只耳朵上别着耳机”的电脑特工去清除BUG。无论电影中还是游戏里,一旦出现了“不可思议”的现象就一定要小心了,因为Matrix已经注意到你了!一般来说,BUG都会在被人们过分关注之前就被清理,但如果真的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和怀疑,那么那个人的觉醒就在所难免。

【觉醒】
短跑世界记录保持者丹因为被怀疑使用兴奋剂而被剥夺了比赛资格和已经颁发的奖牌。丹对这些毫不在意,因为他真正享受的是“跑起来有种被解放的感觉”。丹再次对自己的记录发起冲击,在超越身体极限的坚强意志之下,丹周围的世界发生了变化——他在培养槽中睁开了眼睛。

大家都有睡觉中被绊一跤惊醒的经验么?《世界记录》讲的正是这么一个故事。川尻善昭写教本,导演、角色设定还有作画导演一肩挑的是小池健,著名动画公司MAD HOUSE全力打造了这个故事。川尻善昭写这个脚本的目的就是要表现“如果黑客觉醒”失败了怎么办?片中对于特工俯身描写得非常有魄力,游戏玩家也要记住哦,越是紧要关头,越不要朝人多的地方跑,因为在那里特工的威胁最大。黑客觉醒必须要经过引导,否则很容易造成自己的茫然不知所措而死亡或是被镇压。对于还没来得及触及到真相就觉醒的人来说,这个成功一点也不“喜悦”,只有“迷茫”的空虚感。

【迷茫】
穷得有心金盆洗手的侦探阿什接手了一件离奇的案子:寻找一个除了知道名叫崔妮蒂之外一切不明的黑客。在调查这个被誉为网络犯罪艺术家的超级黑客的时候,阿什发现自己有些同行也正在调查同一件案子,但是他们有的死了,有的失踪了,有的疯了。他们好像被兔子引诱的爱丽丝,进入了忘却的不归之森,留连于镜中国度。随着阿什调查的深入,他的疑问越来越多,他也终于得以见到伟大的崔妮蒂。在崔妮蒂的指引下,他猛然醒悟,原来自己才是生活在镜之国的梦中人……可惜,他在梦幻中生活得太久,已经没有勇气和力气去一探世界的究竟了。他决定带着遗憾留在这个世界。

《侦探故事》是8个短片中唯一的黑白片,而正是这种老电影的风格把主人公在Matrix世界里的迷茫和困惑表达了出来。身兼脚本和导演的渡边信一郎曾经靠永恒的经典《COWBOY BEBOP》征服了世界上所有动画爱好者,这次他正是用同样的风格制作了这个短片。洒脱的对白和细致的画面,还有与气氛完美融合的音乐使观众很容易融入作品中去。片中那个私人侦探的遭遇和《AVALON》中的女玩家阿什如出一辙,甚至连名字都一样……没错,阿什先生的灵感正是从《AVALON》中而来。《AVALON》中电影在阿什突破了“真实级”别之后嘎然而止,但谁知道她最后是会有一番作为还是会像梅西一样裹足不前呢?像电影1中摩斐斯对尼奥说的一样,Matrix世界中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觉醒,大多数人都没有准备好。这些保守的人,或者觉醒的意志力不够坚定的人没有觉醒的信念,也就不具备觉醒的资质。他们无力否认Matrix分配给他们的新形象,于是就会被特工俯身,并且成为黑客们的威胁。只有真正具有坚强意志力的人才能抵抗特工的入侵,甚至直接否定Matrix的存在,从睡梦中挣脱。

【挣脱】
一个孩子最近一直因为真实得不可思议的梦而感到苦恼。他希望在网络上求得答案:“现在,确定这里才是现实的方法是什么?”网络那边传来的回答是:“为了确定就必须赌上性命。”困惑中,大量黑衣人出现在自己身边,孩子接到尼奥打来的电话,“他们来抓你了,快离开那里!”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孩子放弃了一切,选择相信尼奥,在顶楼上放开双手——再次醒来时,他已经躺在尼布加尼撒上了。

《孩子的故事》同样是由渡边信一郎导演的,具有全部短片中最棒的艺术效果,同时由于剧本是沃卓斯基兄弟操刀,因此具有故事简单,台词精湛的特点。片中值得注意的就是那个叫孩子(kid)的小子,沃卓斯基兄弟编写的三个脚本都与电影有紧密的联系,于是这个孩子就在电影2中大大咧咧地登场了,而且像个追星族一样崇拜尼奥。摩斐斯说过“精神死了,肉体也不能存活”,而孩子特有的精神状态使他成为第一个通过在Matrix世界中自杀觉醒成功的人,也是除尼奥外第一个在Matrix世界里死了又活的人。正是因为他对尼奥近乎偏执的盲信才使得他的精神强大到重生的状态,但他这种精神状态会不会在日后被人利用呢?尤其是在他看到一个比虚拟现实还要残酷无聊的现实世界时,会不会也像塞佛背叛摩斐斯那样背叛尼奥呢?

【背叛】
一片战国的肃杀气氛中,一个红衣白发的女武者将来犯的敌人一一斩落马下,飒爽英姿令人心动不已。在她面前,出现了另一个进入虚拟训练程序的黑衣同伴。神社、山谷、竹林、天守……在两人你来我往的过招中,黑衣武士告诉她,他厌倦了现在的生活,想回到Matrix中去,而且他希望她能一起回去。她面临比离开Matrix时还要残酷的选择……

《程序》作为8个短片里最有日本味道的一个,一眼便可以看出来是川尻善昭的作品(人长得都和《吸血鬼猎人D》里的一样)。这个故事出了阐述了残酷的现实对人类精神的摧残之外,还讲述了Matrix世界的另一条硬道理——炫!“Matrix”是一个关键词,在这个关键词所塑造的世界里你可以随自己高兴任意发挥。电影1中黑客们学习各种技能的手段可以让任何一个为学业所苦的学生或为游戏痴迷的玩家激动得热泪盈眶——要什么有什么,想什么成什么,这就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世界啊!唯一的遗憾就是,当我们真正玩到Matrix的游戏版的时候,我们完全没有体会到原作中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爽快感!也许因为我们操纵的两位主角不是救世主的材料吧……虚拟程序在人类的头脑中映射出如此色彩斑斓的样子,那么在具有高级AI的机器意识中,会是什么样子呢?电子羊?还是幻象?

【幻象】
不管人类在Matrix中的抵抗有多么强大,在现实世界中人类面对机器就如同黑客遇见特工一样弱小。于是就有了专门负责捕获、策反机器的战术。某个小组在海岸捕捉到了一台AI级别先进的机器人,并通过“说服程序”向其灌输协助人类的程序。他们将机器人教育成将人类设计的“人格矩阵”看得比“机器模拟现实”更优先。但是人类显然仍然在低估机器的AI水平,机器对人类灌输思想的需求远远超过了人类所能付出的极限。

《矩阵化》这个风格最怪诞的短片也是思想内涵最深刻的一个。脚本、监督彼德·陈(韩裔)是美国新一代动画人中的佼佼者,他的《枪炮女郎》在美国极受欢迎,而且他还参加过合拍动画《亚历山大战记》以及新版《忍者神龟》的角色设定工作。《矩阵化》反映出韩国人一贯的怪诞超现实风格,同时也讽刺了人类即使被摧残了这么多年仍然对AI不屑一顾的愚蠢。片中那只小猴子就是人类对于AI所能接受的最高水平,当发现AI其实与自身水平相当时,人类就被自己愚行的产物吓死了。而被同化的机器则接受了人类,愿意与人类互相了解,甚至具有更高级别的意识——牺牲自己的躯体,承载别人的灵魂。

【牺牲】
故事已经发生在尼奥觉醒一年后,欧西里斯号上的舰长扎底厄斯正在和自己的情人船员菊在虚拟程序中比武调情。刺耳的警报将他们拉回冰冷的现实世界,他们在锡安的头顶上发现了2万5千只机器章鱼组成的庞大军队,他们必须警告锡安。但是敌人已经追上来了,唯一的方法就是牺牲欧西里斯拖延时间,派人在Matrix中传递重要的信息。警告的信件在最后关头被扔进Matrix的邮筒中,菊倒下了,欧西里斯完成了它最后一次的飞翔。

《欧西里斯的最后飞翔》是电影版2《黑客帝国2·重置》的序幕部分,剧本仍然由沃卓斯基兄弟编写,不过这是一部非传统的纯CG动画电影,导演是曾经制作了《最终幻想·内在灵魂》的安迪·琼斯,制作当然也是史克威尔。许多看过《黑客帝国2·重置》的人都抱怨不能很好地区分影片中的故事是发生在真实世界中还是发生于Matrix。这一点其实是有敲门的,《欧西里斯的FF》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在《黑客帝国》电影中,对世界观的分配有严格的要求,甚至严格到了配色。在Matrix世界里,采用了最具有电脑特色的“绿”,同时也能突出其非人性的特点;在现实世界里,通用色彩是代表真实的“蓝”,在尼布加尼撒号上的长镜头中使用的是母性化的蓝,而在舰外的世界里则在蓝中添加代表颓废的灰,有趣的是,“蓝”也会被用来代表“虚假”;而在黑客们自己凭兴趣开发的虚拟程序中,是真正人性的色彩,五颜六色的世界代表每个人心中最理想的状态。而在《重置》中我们会看到另一种颜色,就是在锡安的“黄”,这是代表“家”的颜色。

在动画中我们看不到菊传递了什么信息,但在游戏中我们可以看到那份未收入短片中的CG动画警告信息:扎底厄斯舰长的警告。而且我们在电影2中还可以看到这份信息的再次传递,越到这种时候越会发现,只有三个东西都看过的人才能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cmaster.org

GMT+8, 2020-6-3 05:53 PM , Processed in 0.01631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